安徽福利彩票快3
中国西藏网 > 文化

“呵呵”原来是佛教语

孟昭连 发布时间:2018-11-16 10:44:00来源: 光明网-《光明日报》

近年网络上有不少“热词”,“呵呵”是其中之一。据百度百科的定义:“呵呵,意为笑声的拟声词。网络用语,在否定对方的同时,表达强烈的嘲讽和不屑?!辈⒆芙岢霭酥执笸∫斓挠梅?,大都倾向于贬义。这个词也引起研究者的关注,正式发表的论文也见到十数篇,研究角度也有语言学、社会学、心理学之分,还有一位研究生以“呵呵”为题写了一篇四万余字的毕业论文。


苏轼留带图 崔子忠/绘

“呵”本字作“诃”,本义并非表示笑声的拟音词?!端滴摹罚骸摆?,大言而怒也。从言,可声?!薄豆阊?释诂二》:“诃,怒也?!逼浔疽逦蚍⑴笊睾浅?、责备,指出别人的错误或罪责。如《韩非子?内储说下》:“王出而诃之?!薄昂恰笔呛笃鹱?,《玉篇》:“呵,责也。与诃同?!薄昂呛恰钡枚硇ι?,先秦两汉文中不见。文言中表笑的常用词,有“哑(哑哑)”“唏(唏唏)”“咥”“噱”“哂”“嗤”“莞尔”“逌尔”“粲然”“冁然”等,有的摹音,有的拟貌。有人认为“呵呵”表笑声最早见于《晋书?石季龙载记》:“(石宣)乘素车,从千人,临韬丧,不哭,直言呵呵,使举衾看尸,大笑而去?!倍督椤肺迫怂?,所以“呵呵”的用法始自“《晋书》的编撰者房玄龄、褚遂良等人”,此论不确。

其实,“呵呵”是一个外来词,是随着佛教进入中土的。佛教东传,佛经的汉译至南北朝时期达到兴盛,卷帙浩繁,对汉语书面语造成了极为深远的影响。除了“普通文章中所用‘之乎者也矣焉哉’等字,佛典殆一概不用”(梁启超语),使传统文言向白话转化外,大量佛教词汇通过音译、意译进入书面语,“呵呵”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出现的?!昂呛恰被颉鞍⒑呛恰笔氰笪腁haha的音译,据丁福?!斗鹧Т蟠堑洹罚骸鞍⒑呛牵海ㄔ佑铮〢haha,笑声?!币灿械囊胝呷衔亲ㄖ阜鸬男ι?。实际上不只是笑声,在不同的经文中含义也有所不同。比如在东晋佛陀耶舍、竺佛念所译《长阿含经》经中是地狱名,经中解释得名的由来:“云何名呵呵?其地狱中受罪众生,苦痛切身,皆称呵呵,故名呵呵?!薄督鸶胀悠腥删鸵枪炀分谢褂小翱奁滩雷骱呛巧?,是指因恐怖引起的哭声,与《长阿含经》所指相近。佛经中的“呵呵”连用有时只是一种语气词,并无实义,多见于偈颂、咒语中。

“呵呵”明确指笑声,最早出现在东晋佛陀跋陀罗与法显所译《摩诃僧祇经》中:“若有可笑事者,不得出龈现齿,呵呵而笑,应制忍之?!逼浜?,又见北魏天竺菩提流支译的《入楞伽经》中:

尔时,世尊智慧观察现在大众,非肉眼观,如师子王奋迅视眄呵呵大笑?!鹱谛朊窒喽岳阗ど蕉ド虾呛谴笮??!丛缡呛呛谴笮?,复于自身出无量光默然而住?!缋春我蚝卧岛问潞呛谴笮?。

此段经文中连续四次出现了“呵呵大笑”。此后,隋代开皇年间同为天竺僧人的阇那崛多译《佛本行集经》六十卷,再次出现:“时拘离多童子,见彼大众呵呵大笑,即作是念?!?/p>

有唐一代文学发达,但在文字浩瀚的《全唐诗》《全唐文》中,只有五例“呵呵”,都是受佛经影响出现的,其中三例与诗僧寒山有关。寒山诗中出了一次:“含笑乐呵呵,啼哭受殃抉?!绷砹嚼鲎哉暝昙涮ㄖ荽淌枫糖裨市吹摹逗阶邮颉分校骸澳俗ち⒏д?,呵呵大笑,良久而去?!时憷癜?,二人连声喝允,自相把手,呵呵大笑叫唤?!觳匠だ?,呵呵抚指?;蜃呋蛄?,喃喃独语?!绷砹嚼蚣谖ぷ拇手?,《天仙子》:“醺醺酒气麝兰和,惊睡觉,笑呵呵,长笑人生能几何?!薄镀腥罚骸靶氤畲郝┒?,莫诉金杯满。遇酒且呵呵,人生能几何?!焙奖旧砭褪欠鸾躺?,与佛教的关系自不必说,韦庄在晚唐的乱局中也深受佛家影响,有浓厚的万事皆空思想。他在《遣兴》中说自己的身世是“如幻如泡世,多愁多病身”,揭示历朝豪华胜迹如梦如幻、一去不返的事实,感慨于“南朝三十六英雄,角逐兴亡尽此中。有国有家皆是梦,为龙为虎亦成空”??杉?,寒山与韦庄正是在佛经的影响下,才异乎寻常地运用了“呵呵”。

随着宋代禅宗著作的突然增多,“呵呵”这个在正统文言中十分罕见的词呈暴发之势。比如宋人编《古尊宿语录》所记晚唐五代至南宋初期禅宗语录,书中出现了六十余次“呵呵”。如卷四十六:

师云:“老僧失利?!毖г疲骸扒∈??!笔δ撕呛谴笮??!敕鸬?,撞着释迦,磕倒弥勒,露柱拊掌呵呵大笑?!坝泄咔宜∈?,无罪者莫决八棒?!痹耸购呛谴笮?,乃就师乞颂?!粽茸愚俟济?,鼻孔里呵呵大笑?!瓷笳咭涣4邮裁创ι??”沩山呵呵大笑,便归方丈?!宦泶笫σ惶ぬさ?,起来拍手呵呵大笑,当下大悟。

与此书相类的《景德传灯录》《碧岩录》《天圣广灯录》《嘉泰普灯录》等禅宗著作中也都出现了大量以“呵呵”表笑声的用法,并深刻影响了中土的文人的书面语表达方式。如:

1.呵呵笑,笑酿成白酒,散尽黄金。(葛长庚《沁园春》)

2.恰才个笑呵呵,都做了江州司马泪痕多。(《西厢记》)

3.趁浪逐波落落托托,大笑呵呵。(《鲁斋郎》)

除了“呵呵笑”“笑呵呵”“呵呵大笑”这种用法外,“呵呵”还可以单独使用,这就是欧苏常用的“书信体”用法。如欧阳修《与梅圣俞》中的二信:

其他事,谷正在此数日,备见所为,可知居此之况,不烦述也?!氨栈А薄氨レ础敝?,怎生讳得。呵呵。相次奉和,见寄诗,别拜状次。春暖,千万保重。

某启:承宠惠二篇,钦诵感愧。思之正如杂剧人,上名下韵不来,须勾副末接续尔。呵呵。家人见诮,好时节将诗去人家厮搅,不知吾辈用以为乐尔。

欧阳修的这种用法又直接为其门徒苏轼所继承,如苏《与朱康叔十七首》中的二信:

示谕亲情事,专在下怀。然此中殊少士族,若有所得,当立上闻也。写字俟少闲,续纳上。墨竹如可尊意,当取次致左右,画者在此不远,必可求也。呵呵。

天觉出蓝之作,本以为公家宝,而公乃轻以与人,谨收藏以镇箧笥。然寻常不揆辄以乱道尘献,想公亦随手将与人耳。呵呵。

师生二人的这种用法,在形式上比较类似现在网络上的用法,但在意义上并无嘲讽、不屑、无聊甚至暗骂对方的意思,而是表现了书写者的愉快心情,同时也体现出与对方不同寻常的亲密关系。

欧苏虽然用得多,其实这种用法亦非他们的发明,南唐中主李璟应该是开其先者。据《全唐文》载南唐徐铉《御制春雪诗序》,保大七年元日,李璟宴请徐铉等十几位大臣,宴中让大家各作春雪诗,共得二十一篇,准备编成一部诗集。第二天李璟给徐铉下了一诏,内容是:

宿来健否?酒醒诗毕,可有余力?何妨一为之序?以纪岁月。呵呵!

这个御批真是很特别!皇帝给大臣下旨,完全看不到森严的等级关系,倒好像两个亲密朋友相互问候。先是关心地问夜里睡得还好?酒醒后作完诗可有闲工夫,再为诗集写篇序吧?语气委婉,态度谦恭,完全没有命令的意思。尤其是最后用了一个极为口语化的“呵呵”,既表现了自己的好心情,又不乏调侃,营造了一个其乐也融融的气氛。李璟的这种用法显然也是来源于方兴未艾的禅宗语录,只是稍加变化,并对欧苏起到重要的启发作用。

(作者: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)

(责编: 常邦丽)

版权声明:凡注明“来源:中国西藏网”或“中国西藏网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归高原(北京)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体转载、摘编、引用,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,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